苏谦

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150粉点梗告示

妈耶不知不觉我都已经一百五十粉了吗,时间过得真快啊。
所以就来组织一次点梗吧。
我雷的其实还蛮多的呢
比如生子啊
性转啊【其实也不是雷我就是不会写】
黑化啊
路人x之类的。
cp仅限于艾利,毕竟我除了艾利的都不敢写【巨怂】【怂成一个球】
【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写甜虐肉我都OK啊,但是你们最好还是不要让我写虐的,我真的写不出!
你们那么爱我一定不会让我写虐的对不对!
【臭不要脸】
然后最近我马上就要期末考了啊,因为身体原因在家瘫了一个多月我觉得我的成绩可能药丸。
所以如果码字的话也只能等到我考完了
如果我活着回来了我一定加紧码字。
最近的目标是,考进班级前十嘿嘿嘿⊙ω⊙
行了我就不逼逼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失踪人口回归


你们的大狗子【划去】小可爱终于回来啦!开不开心!

然而我最近还有考试。

嘤嘤嘤【我一拳一个嘤嘤怪】

然后就说一下最近的情况,我准备把还没有更新完的都删掉,因为太乱了,我自己都找不到。

所以先同居然后论坛最后是p&s。

我一定会更完的,我苏谦可以开无数个坑但绝对不能坑。【呸你自己坑了多少坑了心里没点b数吗】

我要对我的孩子们负责任!

【我到底在说啥】

【艾利】圣诞赞歌

说好的二月回归
身残志坚的我
这是魔王 @混是魔王 的生賀
文笔超烂希望寿星不要介意
私设如山,不喜勿入
有【哗】哦😊
突然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和谐掉(ಥ_ಥ) 
@旧梦  @茗川  @苏小轩『赖床才是王道~( ̄▽ ̄~)~』 @v.进击的杏仁酱Almond  @Lomon柠  @Rainshoes饕  @哈当厄尔峡湾  @白砂糖  @Free(青洛冉)  @十七  @慕灵  @南音☁司言  @青柚子  @猫腻。  @Fight°  @Levi(小仓鼠推推)  @初  @昆戊  @垃圾鲤。  @颜悦洛  @jiaowohundandaren  @苏洛言ray  @血魔安妮  @watchmen  @鼬神不败  @苏子陌  @若颜  @裃枭枭枭枭w  @扶摇黎【昕】  @QB  @般若城  @青龙qinlon  @Ame桔越

在圣诞节那天为人们送圣诞礼物的人们被世人统称为圣诞老人,而在圣诞老人中12月25日出生的则被人们尊称为‘圣诞使者’。

传说,圣诞使者送的礼物与一般的圣诞老人所送的礼物有一个不同之处。那就是在礼物盒子的侧部有一个翅膀的图案,那个图案象征着自由、信仰与希望。

利威尔•阿克曼,就是这样的一个圣诞使者。

而那个图案,也被人们称为‘自由之翼’。

12月25日,这是个所有人都期待的日子。因为这一天,世界上的人们都可以收到来自圣诞老人的礼物。

而对于圣诞使者利威尔来说,圣诞节不过只是他每年工作的日子罢了。若真的要有什么特别的话,那大概就是他的生日了。

“利威尔桑,今年让我代替你去送圣诞礼物吧!”

利威尔扣上衬衫的扣子,皱着眉疑惑地转头对着那有着如翡翠一般眼眸的青涩少年说道。

“圣诞节还有好些日子呢,怎么现在就提这个?再说你还太小了,这种事情等你长大了,我自然会交给你。”

艾伦明显有些着急了,他急切地说道。

”可是我已经18岁了!我已经成年了,不再是一个需要利威尔桑照顾的小孩子了。利威尔桑不要再用这种借口敷衍我了!今年就让我代替你去送礼物吧!”

利威尔眯起眼睛问道。

“我一直就想问了,你那么期待成年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要告诉我仅仅是为了送礼物给那些人,我觉得你还远没有那么无聊。”

“那是因为……”

“?”

“因为……利威尔桑你就答应我吧,我保证不会搞砸的!”

利威尔眯起眼睛似是思考了一会儿,随后点了点头。

“那好吧,今年就拜托你了。”

“真的?!欧耶!利威尔桑最好啦!”

利威尔翻了个白眼,下巴指了指床,率先爬上床缩在温暖的被窝里。

“少废话,都几点了还睡不睡了,赶紧给我上床。”

“是~”

艾伦眨了眨深绿色的眼眸,快速地钻进被窝躺在利威尔的身侧。

窸窸窣窣

“啪!”

“唔……好痛T^T”

“小鬼,你要干什么?”

“呃……内个……”

利威尔看着被自己打回去支支吾吾的艾伦,冷哼一声,一把掀开被子,修长白皙的大腿跨坐在艾伦的腰间,纤细修长的手指从上而下缓慢地解开白衬衫的扣子,挑逗意味十足。

利威尔全身只穿着一件白衬衫,过于宽松的白衬衫一看便是艾伦的。

利威尔将扣子解开后并没有脱下白衬衫,而是任由它挂在自己的身上。白衬衫松松垮垮地穿在利威尔身上,露出他那白皙的肌肤和令人向往的八块腹肌,给人一种既诱惑又色情的感觉。

艾伦瞪大眼睛看着跨坐在他身上的利威尔的动作,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连话都说不好了。

“利威尔桑你……”

“怎么?你不是想对我做什么吗?”

利威尔将自己的身体紧贴着艾伦的身体,低笑着用三十多岁的老男人特有的磁性声音说道。

“怎么,现在就不敢了?刚才不是还对我动手动脚的嘛,怎么现在变得畏首畏尾了?”

艾伦再也忍不住,起身猛地将利威尔压在身下,利威尔明显愣了一愣。

“小鬼,长本事了啊,都敢压我了。”

“还不是因为利威尔桑你挑逗我的原因!”

利威尔一把拽住艾伦的睡衣领子,将他往下拽,性感的薄唇贴着艾伦的耳垂轻声道。

“那我都那么挑逗你了,你敢吃了我吗?”

轰!

艾伦感觉自己脑内理智的最后一根弦轰然崩溃,艾伦低下头轻咬着利威尔白嫩的耳垂说。

“您可以试试。”

一夜无眠。

圣诞夜当晚

艾伦身着一身红色长袍,围着白色羊绒围巾,笑着说。

“利威尔桑,那我走啦。”

“等一下。”

正准备出门的艾伦听到利威尔的呼唤下意识地转过头,却被利威尔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向下拉。

“唔……!”

利威尔踮起脚将自己微凉的薄唇贴在艾伦的唇上,还没等艾伦反应过来的时候利威尔就松开了艾伦的领子。

“去吧,记得早点回家。”

虽然利威尔表面十分淡定,但他埋在围巾里通红的耳尖却出卖了他。

“是!”

艾伦心情大好地冲利威尔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转身走出门。


“韩吉桑,晚上好。”

坐在转椅上的韩吉显然惊讶于艾伦的到来,转过身笑嘻嘻地说。

“小艾伦晚上好啊,不过你今天怎么来了?”

“今年我代替利威尔桑送圣诞节礼物,利威尔桑已经同意了。”

韩吉手撑着腮,示意艾伦坐下,嘴上还是笑嘻嘻地说。

“哎嘿嘿,小艾伦我问你个问题啊,为什么你那么想帮利威尔送圣诞节礼物啊。”

艾伦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

“利威尔桑平时很辛苦,又要上班挣钱又要照顾我,圣诞节别人都可以休息只有利威尔桑和其他的圣诞老人要通宵送圣诞礼物,而且圣诞使者要比圣诞老人累得多,圣诞老人有许多个,但是圣诞使者只有利威尔桑一个。况且今天可是利威尔桑的生日,生日还要通宵给别人送礼物什么的,所以只有一天也好,我想帮利威尔桑做点什么。况且,我也想在今天送给利威尔桑一份礼物。”

韩吉愣了愣,笑着将一张名单递给艾伦。

“小艾伦你也是有心了,这是利威尔今年的工作任务,喏。”

艾伦接过名单,一目十行地看着名单上的人名。

‘佩特拉、奥路欧、法兰、伊莎贝尔、埃尔德、根塔、莱纳、贝特霍尔德、阿尼、希斯特利亚、尤弥尔、三笠、阿明、埃尔文、让、康尼、萨莎。’

艾伦看完名单抬起头惊讶地问道。

“利威尔桑的任务这么多啊!”

“多么?今年是自从利威尔当上圣诞使者开始送圣诞礼物以来最少的一次了。”

那利威尔桑以前是怎么如此快速地送完礼物赶回来的?

艾伦拿着名单沉默不语。

“哦对了,艾伦你送完礼物记得来登记一下再回家哦。”

“好的韩吉桑,我知道了。”

深深感到任务的艰难的艾伦握紧拳头,迎着风雪走了出去。

艾伦走到麋鹿旁边,翻身坐在雪橇里,驾驶着麋鹿开始了他的第一次送礼物。


“这是最后一份了啊。”

艾伦将最后一份礼物放在袜子里,驾驶着麋鹿赶回去。

在途中艾伦看到了一个礼品店,他让麋鹿停在没人看到的地方,自己走进了礼品店,出来时手里拿着一个礼品盒。

当艾伦送完礼物去韩吉那里签了到以后便急匆匆地赶回家,推开房门发现利威尔正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缩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还亮着。

艾伦脱下外套放轻脚步走向利威尔,手从利威尔的腋窝处和膝弯处穿过,用力将利威尔那娇小有力的身躯抱了起来,抱着他走向二楼的卧室。

利威尔在睡梦中伸出白皙的手臂揽住艾伦的脖子,使自己的身体与艾伦更加贴近,脑袋还不自觉地在艾伦脖颈处蹭了蹭,黑色的短发随着利威尔无意识的动作搔着艾伦的脸颊,艾伦觉得连心尖都有点发痒了。

艾伦将利威尔送进被窝里就钻进了浴室快速洗了个澡,出来时发现利威尔揉着眼睛披着被子环坐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看着艾伦,眼里满是迷茫。

艾伦觉得这样没睡醒迷迷糊糊的利威尔桑实在太可爱了!

艾伦将礼物放在床头,爬上床,轻声问道。

“怎么了利威尔桑,怎么突然起来啦,不早了早点睡吧。”

利威尔没有回答他,只是在艾伦靠过来的时候用手揽住艾伦的脖子,头靠在艾伦的肩膀上又睡了过去。

艾伦无奈地笑了笑,护着利威尔躺下,利威尔从艾伦的肩膀上滑到怀里,手下意识地抱住了艾伦的腰。

艾伦环住利威尔的腰肢,在利威尔额头上烙下一吻。

明天再把礼物送给利威尔桑好了。

利威尔桑,生日快乐。

                                               【END】

身残志坚的我不能毁约^ω^
说好二月回归的不能食言呐(๑˙ー˙๑)
文笔超烂请见谅啦(「・ω・)「嘿
至于礼物是啥你们自行脑补吧٩( 'ω' )و
拜拜~( ̄▽ ̄~)~
爱你们爱艾利( ー̀εー́ )

【艾利】极端


【艾利】极端
恩……这是一篇真正的肉
保证不会翻车
我拿调料的脸做担保(*/∇\*)
食用愉快
第一次写肉不好吃请见谅
虽然是迟到的,不过最近真的超忙而且身体状况也不太好
祝调料 @旧梦 和桔子 @Ame桔越 生日快乐
心力交瘁的我已经是个废人了(ಥ_ಥ)
https://pan.wps.cn/l/secpcho
@苏小轩『赖床才是王道~( ̄▽ ̄~)~』 @茗川  @混是魔王   @v.进击的杏仁酱Almond  @Lomon柠  @Rainshoes饕  @哈当厄尔峡湾  @白砂糖  @扶楹  @Free(青洛冉)  @十七  @慕灵  @七。  @南音☁司言  @青柚子  @猫腻。  @Fight°  @Levi(小仓鼠推推)  @初  @闲书。  @昆戊  @垃圾鲤。  @颜悦洛  @jiaowohundandaren  @苏洛言ray  @血魔安妮  @watchmen  @_(:3」∠❀)_  @苏子陌  @若颜  @裃枭枭枭枭w  @扶摇黎【昕】  @QB  @青龙qinlon  @阿慧小可爱  @般若城

【艾利】是我输了

今天是我家亲爱的老七 @QB 生日,忙赶出来一篇生賀文,请千万不要嫌弃【土下士】
有自创人物,不喜勿入。
全篇清淡,不喜勿入。
不喜艾利者勿入。
这次映照了我的一个老铁的要求,把他的名字加了进去 @哈当厄尔峡湾
好了,废话不多说。
如果您喜欢就好。
祝您食用愉快。
【老七生日快乐(*/∇\*)】
@v.进击的杏仁酱Almond  @旧梦  @Lomon柠  @Rainshoes饕  @哈当厄尔峡湾  @白砂糖  @Free(青洛冉)  @十七  @慕灵  @南音☁司言  @青柚子  @猫腻。  @Fight°@ @初  @昆戊  @垃圾鲤。  @颜悦洛  @jiaowohundandaren  @苏洛言ray  @血魔安妮  @watchmen  @鼬神不败  @苏子陌  @若颜  @裃枭枭枭枭w  @扶摇黎【昕】  @QB  @般若城  @青龙qinlon  @Ame桔越

自由之翼公司利威尔的办公室里

“利威尔先生,我喜欢您!请……请收下我的情书!”

看着眼前身材娇小体型柔美的女孩脸红地递给自己的情书,利威尔连接都没接,只是看了她一眼淡淡道。

“你回去吧,我们不适合。”

女孩原本期待的眼神瞬间黯淡,强颜欢笑地说。

“好……好的,抱歉打扰您了。”

利威尔目视着女孩转身跑开,叹了口气不耐烦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头,他实在是想不出他一个二十五岁快要奔三的男人有什么好的。

万般无奈的利威尔决定去骑骑马散散心,用钥匙锁上门就离开了公司。

路晨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回来的,她从刚进入公司见到利威尔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个冷漠粗暴却比任何人都温柔的男人。

她见过各种各样的女孩给利威尔表白,清纯的、性感的、温柔的、冷厉的、知性的,可是利威尔都拒绝了,拒绝的话基本上都是“我们不合适”“我现在没有这个心思”之类的。

利威尔接触最多的女性就是利威尔的秘书佩特拉,公司之前甚至还有利威尔和他的秘书佩特拉是一对,但很快就被当事人否定了,这流言也就渐渐消失了。

路晨希其实也想过利威尔有没有喜欢的人,但利威尔从来没有过度接触除了他的秘书以外的任何女性,而且也从来没有别的女人来找过利威尔。

路晨希一直不敢也没有机会跟利威尔表白,今天她终于鼓起勇气找了一个恰当的时间,却还是毫无疑问地被拒绝了。

虽然知道这是正常的,但还是感觉到十分失落。

“零零零~”

正在路晨希低落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路晨希拿起手机划开手机屏幕,原来是她最好的闺蜜西坞给她打电话。

“晨希,你下班了嘛?”

“下班了,怎么了吗?”

“嘿嘿,平时你都那么忙,好不容易有个时间我们一块出去玩呗。”

想着放松一下心情也不错的路晨希答应了下来。

“啊,好啊。”

“那我们一会儿在马场见啊!”

“恩。”

路晨希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拿上包走出了公司。

“晨希,这里这里!”

当路晨希到马场的时候,西坞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

西坞站在门口不停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冲过去抓住路晨希的手腕就朝着马场里面跑,显得十分风风火火。

“快点快点啊!”

“西坞你急什么啊,马又不会跑。”

“哎呀你不懂,去的早才能挑选好马啊,去的晚就只剩下老马和坏马了!”

“好啦好啦,你慢点。”

西坞拉着路晨希跑进马场挑选了两匹还不错的好马,这时远处走过一匹马,马上的人让路晨希极度惊讶,而马上的人好像并没有注意她。

“咦?!怎么……怎么他也在这呢?”

“晨希你看到谁了啊,咦?这个男孩长得好帅啊!”

“别胡说了,丢死人了!”

西坞笑嘻嘻地抱住路晨希的胳膊。

“嘿嘿,老实交代,你和这位年轻的小帅哥什么关系啊?”

“他是我上司啦,我们就是普通的上下属关系。”

“哎?这么年轻就当上司了?是不是有后台啊。”

“怎么可能!先生可是一步一步走上来的!而且先生现在最起码都已经二十五六岁了!”

“啊?!这么大?可那张脸……”

“先生的那张脸一直都是公司的一个谜。”

“那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喜欢他?有没有表白,成功了没?”

“是,我是喜欢他,但是先生说我们不合适。”

说到这里,路晨希十分低落地低下头,刘海遮住了她的半边脸,让人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西坞看到路晨希心情不对,急忙安慰道。

“别难过晨希,他看不上你是他的损失,我们去骑马放松一下吧!”

“恩,好。”

路晨希跨上了一匹马在马场里跑了几圈,突然一个不小心,路晨希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把脚扭伤了。

“唔……!”

利威尔本来只是来马场散散心,没想到看见了自己那个跟他表白的下属,而且还从马背上摔了下来,似乎还扭到了脚。

利威尔牵着马来到路晨希面前,沉声说。

“没事?”

路晨希本来痛得要死,突然听到自家上司的声音下意识地站起来。

“没事没事……唔!”

利威尔皱眉看着路晨希,冷漠的声音中带着察觉不到的温柔。

“疼就别忍着了,你家离这远吗?”

“还挺远的,我是陪朋友来的,从公司直接过来的。”

“啧,你这脚看样子挺严重了,不及时冰敷可能会有后遗症的,那就先去我家吧。”

“利威尔先生,那太麻烦你了。”

“没事,不过我要先去一个地方接一个人。”

“恩,好的”

利威尔拉着路晨希起来,扶着她上了他自己的车,利威尔对司机说。

“走吧。”

“是。”

车子不知开了多久,在一个幼儿园停了下来,利威尔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利威尔刚走进幼儿园的里面,就被一道身影扑了个满怀,利威尔怀里的身影开口说话了,说声音是利威尔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稚嫩和精神。

“利威尔兵长~您下班了吗?”

“恩,不然怎么来接你?走吧,回家了。”

“好~”

当利威尔牵着一个棕发绿瞳的男孩走来的时候,路晨希不由地舒了一口气,不过却不禁对这个长得十分不错的小男孩感到好奇。

利威尔抱着艾伦坐进了车的后车座,利威尔对司机说。

“回家吧。”

“是。”

就在利威尔和司机说话的时候,艾伦用他那如祖母绿一般的眸子好奇地看着路晨希,艾伦看向利威尔,稚嫩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清脆。

“利威尔兵长,她是谁啊?”

就在路晨希奇怪艾伦对利威尔的称呼时,利威尔回答了艾伦的问题。

利威尔对于艾伦仿佛有数不尽的温柔和耐心,声音轻柔地回答艾伦的疑问。

“她是我的下属,她脚受伤了,去家里冰敷一下。”

“哦。”

车子渐渐停下,利威尔抱着艾伦先走出进家,把艾伦放在沙发上,让司机扶着路晨希也坐在沙发上,去厨房准备冰袋冰敷。

艾伦看着利威尔进了厨房,笑着对路晨希说。

“姐姐你脚很疼吗?”

“还好。”

“那姐姐……你是不是喜欢兵长啊?”

“额……是”

“恩,不过姐姐”艾伦勾起嘴角“兵长是属于我的,谁也抢不走!”

路晨希惊讶地看着艾伦,艾伦却开口了。

“姐姐,你不要以为我是童言无忌,有些事情你还不清楚,不过……兵长你是抢不走的!”

就在这时,利威尔拿着冰袋回来了,并将冰袋递给了路晨希。

“喏,拿去敷一敷吧。”

“啊,谢谢。”

利威尔点了点头,坐在了艾伦的身边。

路晨希敷完脚以后感觉走路没有问题了就跟利威尔打了个招呼离开了利威尔的家,他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乱。

第二天,路晨希从床上爬了起来看了一眼日历,发现今天是周六,就在她想今天该干些什么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你好。”

“你好,路晨希小姐,方便下来一趟吗?”

“请问我们认识吗?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啊,我在你们家楼底下拐角处的那家咖啡厅等你,希望你最好不要放我鸽子。”

还没等路晨希问清楚电话就挂断了,路晨希虽然十分疑惑,但还是穿上衣服来到了拐角的咖啡厅。

“这里。”

路晨希走进咖啡厅的时候一名正在搅拌咖啡的女子对她挥了挥手。

不得不说,女子虽然长的不是那么的绝美,但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一种神秘的气质,一头黑色的短发显得她十分地利落,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让人感觉到她十分好接触。

路晨希坐下来问道。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不然我也不会闲的无聊来找你啊。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果子。”

果子?好奇怪的名字。

当然这句话路晨希没有说出来,毕竟那样太不礼貌了。

“我知道你想的什么,是不是觉得我的名字很奇怪。无所谓,反正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认为的,肯定也不是最后一个。我只是想跟你说,你跟利威尔是没有结果的,你的这份感情最后只会伤害你,还是尽早放弃的好。”

“我不是在嘲笑你,我说的是真的,你将来一定会感谢我的。利威尔家里有一个棕发绿瞳的小男孩相比你也见过了,具体的我也不能说,总之你只要知道我是为了你好就对了。”

“这段感情从一开始你就输了,因为利威尔眼里只有那个男孩,他的心里不可能再装下任何人了。”

“我知道你不相信,没关系,毕竟你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当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利威尔这辈子不会娶妻。”

“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

“那就这样,我先走了。”

女子说完就起身离开了咖啡厅,动作十分潇洒利落。

路晨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咖啡厅的,就在她浑浑噩噩地走在街上的时候,遇到了佩特拉。

“佩特拉小姐?”

“啊,是路晨希啊,怎么?看起来心不在焉的?”

佩特拉看了看她,笑了。

“跟利威尔先生表白了对吧,那果子去找你了吧。”

“哎?”

“我知道你觉得果子跟你说的话非常莫名其妙,但是你是怎么想的就去怎么做吧,而且别看她语言犀利,她是真的为了你好。”

路晨希听了佩特拉的话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利威尔家的楼底下,这时利威尔正好带着艾伦出来散步,路晨希躲在灌木丛里听着两人的对话。

“兵长~等我长大后我一定要娶你,您一定要等着我啊!”

“小鬼想那么多干嘛,先张法再说吧。”

“兵长我没有开玩笑!我很认真的!总之您等着吧,我一定会娶你的!”

“好啊,我等着。”

看着利威尔眼里的柔情和温柔,路晨希蹲在地上想。

原来,输的真的是我。

虽然输了,但是路晨希心里却感觉十分理所当然,仿佛就该如此。

可能是因为,他们两人契合地无法分开吧。

就如同……就如同有着前世之缘一样。
【END】




咳,写完了,如果有人感到看不下去真的抱歉。
我的文笔真的奇差无比。
就算如此还是没有抛弃我的小可爱们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我爱你们!
就如同我爱艾利!
冬至快乐,新的一年也请多指教!
希望你们一直喜欢艾利!
那我们12.25见哦|ω・)

【艾利】阴雨天气思念你

这是我送给老公迟到的生賀文(。・ω・。)ノ♡
祝老公生日快乐(。・ω・。)ノ♡
严重ooc
不喜勿入
@v.进击的杏仁酱Almond  @Lomon柠  @Rainshoes饕  @哈当厄尔峡湾  @白砂糖  @扶楹  @Free(青洛冉)  @慕灵  @南音☁司言  @九条鱼  @猫腻。  @Fight°  @Levi(小仓鼠推推)  @箬羽/柠双  @初  @笼中鲤  @颜悦洛  @苏洛言ray  @血魔安妮  @傲世凉笙♀  @二鸦子  @苏子陌  @若颜  @裃枭枭枭枭w  @K.O.E  @槑昕|Byysing|  @青龙qinlon  @嵇越ame  @阿慧小可爱

01

阴雨天气是十分令人讨厌的,起码现在呆在家里的利威尔是这么认为的。

因为阴雨,利威尔没有办法出门去公司,只好呆在家里批文件,并用手机操作公司的事情。

刚跟奥路欧打完电话的利威尔将手机放在床头桌上,起身去泡了一壶红茶。

红色的液体缓缓地倒入茶杯里,温热的红茶飘着浓郁的香味。利威尔盯着刚刚倒出的红茶,看着红茶上不断冒出的热气发呆。

过了许久,利威尔才拿起快要凉掉的红茶,他并没有和往常一样用独特的拿杯方法喝茶,而是将茶杯抱在手里,走到窗边,看着外面被乌云遮住的天空和滴在窗户上的雨滴。

利威尔将右手修长的食指抵在玻璃上,与一滴雨滴相碰触。

修长白皙的食指随意地在玻璃上勾勒着,逐渐勾勒出一个轮廓、一双眉、一张嘴唇、一双眼眸——那是艾伦的样子。

利威尔在画完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看着自己勾勒出来的艾伦,感觉虽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利威尔将凉掉的红茶倒掉,给自己又重新倒了一杯,倚靠在柔软的白色大床上轻轻抿了一口。将红茶放到桌子上,拿起手边的文件看了起来。

当利威尔将手里的文件看完后,外面还是如同刚才一样。

乌云密布,小雨淅沥。

利威尔站起身,重新来到刚才勾勒的地方。

‘艾伦’早已经被雾气所覆盖,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剩下。

利威尔望着玻璃,灰蓝色的眼眸仿佛只是在看着玻璃发呆,却又好像是在瞭望远方。

过了许久,利威尔微微前倾身子,轻勾嘴角呢喃道

“艾伦,我想你了。”

02

被公司派到厦门出差的艾伦因为阴雨天被迫多停留在厦门几天,无奈的艾伦只好在自由之翼酒店1225号房间完成工作来消磨时间。

完成工作的艾伦坐在沙发上一手撑着右脸腮一手拿着鼠标在笔记本电脑上百无聊赖地点着。

“咕噜~”

即使完成工作也不能掩盖艾伦肚子已经快要饿扁的事实,以前都有利威尔提醒艾伦按时吃饭并且都会为艾伦做好吃且营养的东西,虽然在艾伦眼里利威尔做的东西都是好吃的。

艾伦挠了挠头,关上笔记本电脑起身拿起钱夹准备出门买些熟食吃,毕竟他真的不会做饭。

想着反正路程很近不想带伞的艾伦毫无例外地被淋了个落汤鸡,艾伦将买回来的熟食放在桌子上就一头扎进了浴室,毕竟他可不想感冒发烧被利威尔骂。

水雾凝聚在玻璃上显得极其朦胧,温热的水洒在艾伦身上,艾伦闭着眼仰起头,水从额头流过艾伦英俊的脸庞流过充满骨感的锁骨流过略有小成的八块腹肌最后顺着艾伦的身体流入下水道里。

洗完艾伦随意地擦干了身体穿上浴袍湿着头发就出来了,头发上的水滴顺着艾伦的侧脸流下,流入了浴袍里面。

艾伦没有用毛巾擦干头发,一方面是懒得擦,另一方面是他真的不会用毛巾擦头发也不会用吹风机。以前都是利威尔帮他吹干的,现在只能等他自然干了。

艾伦三下两下地解决了自己的饭菜,然后湿着头发走到落地窗前凝视着远方。

艾伦将身体贴向玻璃,轻声说。

“利威尔桑,我想你了。”

03

身隔两地的利威尔和艾伦仿佛感受到了对方对自己的思念,抬起头看着逐渐褪去的阴云,笑着说。

“啊啊,我也想你啊,艾伦。”

“我也想你了,利威尔桑。”

连阴云也仿佛感受到了身隔两地的艾利两人之间的爱意,逐渐褪去露出太阳来。

【END】

这里是老公长弧的苏谦,写这个脑洞的原因是我写的那天外面正好也在下雨(。・ω・。)ノ♡
所以脑洞因此而生。
好啦,最近我很忙呢,连QQ都很少上了,可能码字也很少了。
具体下一次更新是什么时候我也不太清楚了。
各位小可爱你们愿意等我吗?不愿意也没关系的。
等下次我会更弟弟婚贺文心之所向的番外,请各位还愿意等我的小可爱们敬请期待哦(。・ω・。)ノ♡
最后,爱你们,爱艾利(。・ω・。)ノ♡
【ps:论坛体可能要暂时断更了,在此对老四说声抱歉,等我抽时间码完弟弟的婚贺文番外我就更】
感谢各位的谅解和支持,我们下次更新再见哦(。・ω・。)ノ♡








【艾利】思念如潮

这是一篇迟到的生賀文 @十七
严重ooc
不喜勿入
@v.进击的杏仁酱Almond  @Lomon柠  @Rainshoes饕  @哈当厄尔峡湾  @白砂糖  @扶楹  @Free(青洛冉)  @慕灵  @南音☁司言  @九条鱼  @猫腻。  @Fight°  @Levi(小仓鼠推推)  @箬羽/柠双  @初  @笼中鲤  @颜悦洛  @苏洛言ray  @血魔安妮  @傲世凉笙♀  @二鸦子  @苏子陌  @若颜  @裃枭枭枭枭w  @K.O.E  @槑昕|Byysing|  @青龙qinlon  @嵇越ame  @阿慧小可爱

今天是一个特别而又平凡的日子——今天是利威尔的生日。

今天是一个平凡而又特别的日子——今天是艾伦从厦门出差回来的日子。

在这个如此热闹的节日,利威尔家里却是和热闹不符的冷清,独自在家的利威尔左手臂撑着娇小的身体右手臂撑着脑袋靠着阳台望着窗外的天空神游,突然利威尔拿起一边的围巾围在自己的脖子上出门了。

外面是与利威尔家里完全不同的热闹,一扇门仿佛隔开了两个世界。

利威尔漫无目的地走在热闹的大街上,最后在一家名叫思念的礼品店外的圣诞树前停下了脚步。

这棵圣诞树不同于一般的圣诞树,一般的圣诞树上会挂彩灯和星星什么的,但这棵圣诞树挂满了娃娃,娃娃上还贴着各种姓苏的人名,如苏推推、苏洛冉、苏昕、苏小轩、苏慕灵、苏翊……

利威尔被这棵特别的圣诞树所吸引,走进了这家名叫思念的礼品店。

“欢迎光临,利威尔先生,请问您需要些什么吗?”

礼品店里十分古朴,椅子桌子什么的都是用木材所造,显得十分古色古香。在一张高桌子上摆放着一盏略昏暗的烛台,一名身穿灰蓝色锦袍的十七岁少女倚靠着高桌子笑着对利威尔问好,而且这位少女似乎还认识自己。

“我们认识?”

“啊,我认识利威尔先生,但是利威尔先生您不认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谦。”

“啊,恩……”

“利威尔先生也是被店外的那棵圣诞树所吸引的吧,那上面的人名都是我的亲人,只不过他们现在暂时不在这里罢了。”

“……”

“啊,不说这些了,利威尔先生需要什么吗?”

“我只是经过。”

“利威尔先生,不论是路过还是什么,今天是圣诞节,我送您一份礼物。”

苏谦从柜台里拿出一个红色的盒子递给利威尔。

“祝您和您的爱人度过一个美好的圣诞节。”

利威尔接过盒子打开一看。

“这是……”

“这个东西可以带来幸运哦,希望您能够喜欢。”

“啊啊,谢谢了。”

“不客气,那欢迎下次光临。”

苏谦朝着抱着盒子离开店里的利威尔挥了挥手,随后拿起手机播了一个号。

“喂,调料,我跟你说我见到利威尔先生了哦,我还把礼物给他了呢,你那边如何?……啊,那OK了,我放假去找你哦。”

挂上电话,苏谦嘴角的笑容仍没有消失,苏谦笑着自言自语说。

“利威尔先生,祝您生日快乐。”

即将要登机的艾伦想买一点小礼物给利威尔,于是他走进了一家名叫如潮的礼品店。

“欢迎光临,请问需要什么吗?”

同样古色古香的小店里,一名身穿黑色锦袍的十五岁少女倚靠在柜台后笑着说。

“恩……”

艾伦看着众多礼品犹豫不决。

“很难选择吗?那先生来看看这个吧。”

少女从柜台里拿出一个蓝色的盒子递给艾伦,艾伦迟疑地接过打开了盒子。

“这个……”

“这个东西送给你的爱人是最好不过的了,它说不定还可以给你带来好事哦。今天是圣诞节,这个东西就送给你啦,祝你和你的爱人可以度过一个愉快的圣诞节哦。”

少女眨眨眼睛,俏皮地笑了笑。

“谢谢你。”

“不客气,记得下次来厦门要再来光临哦,我叫苏推推。”

“我会的。”

苏推推笑着目视着艾伦离去,然后接了一个电话。

“喂,师父~我也见到艾伦先生了呢,还把东西给他了!真期待他们的表情呢。师父你要来找我吗?那我在厦门等着你。”

挂上电话,苏推推笑着轻声说。

“艾伦先生,祝你圣诞节快乐。”

利威尔抱着盒子回到了家,身体缩坐在沙发上,随手将盒子放在了茶几上,把身边的抱枕捞进自己怀里,满足般的眯起眼睛蹭了蹭。

开门声顿时响起,艾伦从门外走了进来。

“利威尔桑,我回来了。”

利威尔放下抱枕起身,手里还拿着放在茶几上的盒子。

“艾伦……”

“利威尔桑……”

利威尔将手里的盒子塞到艾伦手里,扭过头说。

“切,我只是随便选的,才不是特意给你挑的。”

艾伦看了看手里的盒子,笑着说。

“谢谢利威尔桑,我回来了。”

利威尔将双手环住艾伦的腰,脑袋在艾伦的胸膛里蹭了蹭,轻声说。

“欢迎回来,艾伦,还有圣诞节快乐。”

“利威尔桑圣诞节快乐,并且生日快乐。”

最后两人拆开了盒子,艾伦送的是一个有着猫型尾巴把手的杯子,利威尔送的是有着狗尾巴把手的杯子。

看起来就像是情侣杯,虽然可能就是情侣杯。

这两个杯子被利威尔紧靠着放在茶几上,猫尾巴和狗尾巴还紧紧地缠绕在一起,如同艾利两人一般。

【END】

请不要被我的标题骗了,正文与题目一点关系都没有
好啦,今天还有一篇生賀文。
请各位小可爱们敬请期待不喜勿喷哦(。・ω・。)ノ♡
最后,爱你们,爱艾利(。・ω・。)ノ♡

【艾利】恋爱气息的pokey

各位好!
我苏汉三又回来啦【误】
今天我尴尬地发现我搞错了我家老鸨 @猫腻。 的生日弄错了(ノ=Д=)ノ┻━┻
我连忙火急火燎地肝出了一篇短篇生賀文。
有各种bug请原谅哈
严重ooc
字数贼少
最后祝我家老鸨十六岁大寿快乐😁
@v.进击的杏仁酱Almond  @Lomon柠  @Rainshoes饕  @哈当厄尔峡湾  @白砂糖  @十七  @慕灵  @南音☁司言  @九条鱼  @Fight°  @Levi(小仓鼠推推)  @箬羽/柠双  @初  @笼中鲤  @颜悦洛  @苏洛言ray  @血魔安妮  @傲世凉笙♀  @二鸦子  @苏子陌  @若颜  @裃枭枭枭枭w  @槑昕|Byysing|  @K.O.E  @阿慧小可爱  @青龙qinlon  @扶楹  @嵇越ame

       一

利威尔喜欢抹茶味的pokey,就如同他喜欢红茶一样。
在利威尔还在上学的时候,他就对任何食物不太在意,除了红茶和牛奶以及抹茶味的pokey。
用韩吉的话来说,‘利威尔他对于任何食物估计都是一视同仁哒~只是他偏爱红茶罢了~’
至于他为什么极度讨厌牛奶估计只有利威尔自己才知道了。
韩吉曾经问利威尔为什么讨厌牛奶,却理所当然地被利威尔狠狠揍了一顿。
当然根本原因是韩吉跟利威尔说喝牛奶可以长高。
最先知道利威尔偏爱抹茶味的pokey的是韩吉,韩吉、埃尔文与利威尔是一个宿舍的。
那天与平常没什么不同,韩吉吃完午饭回到宿舍,看到利威尔坐在自己的床上,翘着二郎腿捧着一本书津津有味地看着。桌子上极为稀奇地没有放着泡好的红茶,而是被一盒绿色的东西所取代。利威尔的嘴里也叼着一根东西,心情大好的样子。
韩吉走近看,终于看到了那盒绿色东西的真面目。
那是一盒抹茶味的pokey,虽然是十分普通的东西,但韩吉却有一种发现了新大陆的感觉。
利威尔那家伙居然喜欢吃抹茶味的pokey!
韩吉嘿嘿笑着对利威尔说。
“嘿嘿,利威尔啊~”
“混蛋眼镜你有什么事。”
利威尔将视线从书上转移到韩吉身上,眼角微微上扬,向来无波澜深邃的眼眸也略微带着笑意,叼着pokey却给人一种叼着烟的即视感。
“利威尔~没想到你还喜欢pokey啊~”
“怎么了,你有意见吗。”
“嘿嘿没有没有~”
“啧,别用那种语气跟我说话混蛋眼镜,好恶心啊。”
“别这样嘛利威尔~不过利威尔你居然会喜欢抹茶味的pokey哎~”
“韩吉。”
利威尔非常稀奇地叫了韩吉的名字,韩吉却感觉浑身冷汗都冒了出来。
果然,下一秒韩吉就和利威尔进行了‘亲密的肌肤之亲’。
至于利威尔为什么偏爱抹茶味的pokey,那也就不了了之了。

      二
艾伦喜欢奶油味的pokey,就如同他喜欢芝士汉堡一样。
艾伦没有特别讨厌的食物,但他喜欢的食物其实也不多,无非就是两样。
芝士汉堡和利威尔做的饭菜。
周围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就连他的两个发小——三笠和阿明都这么认为,尽管艾伦第二个喜欢的三笠并不认可。
但有一天阿明发现艾伦喜欢吃一种零食,准确说是一种长形饼干。
奶油味的pokey。
事情的经过其实很简单,期末考快要来到时,阿明照例来到艾伦家里为他辅导功课,虽说是艾伦的家但其实应该是利威尔的房子。
阿明站在门外推开门,眼前是坐在沙发上看着功课发呆的艾伦,他的嘴里还叼着什么。
阿明走近艾伦,在艾伦的眼前挥了挥手,成功将艾伦的心神捉了回来。
“阿明你来了啊,来多久了?”
“我刚到,艾伦你刚才在想什么?我进门你都没有听到。”
“我在想利威尔桑啊,利威尔桑说中午回来给我做饭吃。”
艾伦一边含着东西一边开心地说。
“艾伦你在吃什么啊,你不是从不喜欢吃零食吗?”
“我在吃pokey,奶油味的。”
“为什么是奶油味的?还有回答我的问题啊。”
“啊,因为这是利威尔桑给我的啊,他说这个味道很适合我。利威尔桑给的果然很好吃啊,利威尔桑最好了!”
阿明看着吃着pokey仍然对于利威尔的痴汉程度丝毫没有减弱的艾伦,难得无语地扶了扶额。
果然,艾伦喜欢一种食物的根本原因,七分在利威尔,三分在自己啊。

       三
今天是个天气不错的日子,但是处于办公室中的利威尔却不这么认为。

“利威尔~”

“啧,混蛋眼镜你想干嘛,有屁快放。”

“今晚我们几个聚会~你也来吧~把小天使一次带上~”

“哈?混蛋眼镜你没事整什么聚会啊。”

“利威尔你不要这么说嘛~”

“啧,行了,我带他过去,但你们别给我整些幺蛾子。”

“放心吧利威尔~”

被缠得没办法的利威尔答应了韩吉的要求,但他看着韩吉的微笑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晚上•自由之翼酒店325房间】

“利威尔~愿赌服输哦~”

“妈的,我就不该答应你!”

“利威尔,要遵守诺言啊。”

“切,埃尔文你给我闭嘴!”

房间内有四个人,一脸玩味的埃尔文、满脸憋笑的韩吉,以及脸颊微红恼羞成怒的利威尔和一脸懵逼的艾伦。

艾伦其实一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是被利威尔拉了过来,然后就莫名玩起了国王游戏,然后韩吉说‘三号和五号随便挑两一支根pokey,进行pokey游戏’,最后他发现自己是三号,而利威尔是五号。

所以……这是要我和利威尔桑在大众下吃两根pokey然后接吻?

说实话艾伦其实是不想的,他可不想除了他以外的人看到利威尔接吻后的样子,即使是利威尔的挚友也一样。

“妈的!”

利威尔随手从两个盒子抽出一根pokey,将一头放到艾伦的嘴里,自己叼起另一边一边咀嚼一边用眼神示意艾伦快点吃完。

接收到眼神的艾伦立马反应过来,咀嚼起嘴里不知道什么味道的pokey。

一根pokey很快被两人吃完,艾伦和利威尔‘顺理成章’地亲到了一起。

因为身高问题,利威尔拉住艾伦的领子将他往下揪,将自己的薄唇贴上艾伦的唇上,艾伦毫不客气地将舌头伸进利威尔微张的嘴里,与利威尔的舌头纠缠。

过了好久两人才分开,利威尔抹了一把嘴,韩吉立马不怕死地凑过来问。

“利威尔利威尔~吃的什么味道的啊?”

利威尔瞪了韩吉一眼,说。

“恋爱口味的。”

那是一根抹茶奶油味的pokey,味道如同爱情一般,甜蜜中略带着些许苦涩,却也让人甘之如饴。

【END】


完结撒花啦(。・ω・。)ノ♡
都不要告诉老鸨哦,看他什么时候能看到
嘘,要给他一个惊喜哦
最后,爱你们,爱艾利(。・ω・。)ノ♡

【艾利】心之所向

我来啦我来啦,晚了真是抱歉,不说了直接艾特 @Lomon柠  @Rainshoes饕  @哈当厄尔峡湾  @白砂糖  @十七  @九条鱼  @Fight°  @Levi(小仓鼠推推)  @初  @笼中鲤  @颜悦洛  @苏洛言ray  @血魔安妮  @傲世凉笙♀  @二鸦子  @苏子陌  @若颜  @裃枭枭枭枭w  @Sylvia  @青龙qinlon  @槑昕|Byysing|

10

“喂,利威尔你好了没有啊,要迟到了哦~”

“啧,混蛋眼镜你烦不烦啊。”

“哎~利威尔你不要这个样子嘛~我是为你好啊~”

“切,我出来行了吧。”

原本锁上的门被粗暴地拉开,发出碰的一声,利威尔红着脸提着婚纱裙走了出来。

与上次拍婚纱照时穿的婚纱相比,这件婚纱显得更加保守,只微微露出了利威尔那娇小白皙的脖颈。束腰完美地将利威尔纤细的腰肢勾勒了出来,头上雪白的头纱披散在利威尔后背,手上也戴着白色的手套。下裙微微蓬起。不论怎么看都是一位美丽的新娘。

“利威尔啊,这个门是无辜的啊。”

“闭嘴,混蛋眼镜,你不是说要迟到了吗,你不赶快走等着投胎啊。”

利威尔恶狠狠地瞪了韩吉一眼说道。

“好啦好啦,那我们走吧。”

.

.

.

.

.

“利威尔,你终于来了啊,快点,婚礼要开始了。”

“哈?埃尔文,为什么要是你牵着我进去啊,我又不是你的儿子。”

利威尔极度嫌弃地看了一眼埃尔文,却还是把手放到了他的臂弯处,别扭地跟着埃尔文走了进去。

“那你莫非要让韩吉牵着你进去?”

“啧,让他牵着我进去我还不如去死呢。”

.

.

.

.

.

利威尔刚推开门,就听到了里面司仪的声音。

“爱一个人是一种幸福。同样,被人爱,更是一种幸福。当爱与幸福天各一边时,随之而来的是心中萌生的一份希望与牵挂,。”

“在我们的人生历程中,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牵挂,因为这份牵挂代表着永恒的诚挚与祝福。”

“如果上天允许的话,我愿意站在我们初遇时的那个街角许下诺言——你仍是我的唯一。”

“今天我们将用美的语言、美的智慧、美的思想为每一位追求美、渴慕美、向往美的每一位朋友传递美好的祝福,留下美好的回忆。”

“好了,我想你们都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见我们美丽的新娘了吧,那就请利威尔先生入场。”

利威尔松开埃尔文的手臂走着红布径直朝司仪走去。

“请问您现在的感受如何?”

“感受吗?没有什么感受。”

“哎?那……”

“嘛,不过是和那个小鬼待在一起的感觉不错罢了。”

虽然利威尔的语气十分嫌弃,但司仪还是看到了他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

“那我可以代替底下的来宾问你几个问题吗?”

“可以。”

“您与您的爱人是怎么相遇的?”

“那一天啊,韩吉那个混蛋眼镜不知道又吃了什么东西说他肚子疼,让我去给他带一节课。然后我去了学校给他带了一节语文课,下课的时候我刚走出办公楼的门那个小鬼就跑出来拉着我的手向我表白。”

“额,您和您的爱人的相遇真的是很特别,那您觉得您的爱人有什么优点和缺点吗?”

“那个小鬼缺点很多啊,冲动、做事不经大脑、不顾后果。嘛,不过他优点也有,热血、有冲劲,还是个小鬼啊。”

“那您觉得您的爱人喜欢您是因为什么?”

“因为他傻。”

“哎?”

“放着校花和青梅不要,跑来向我这种没人要的遭大叔表白,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请问您今年多少岁了?”

“34”

“什么……!”

“怎么,很奇怪吗?”

“不不,只是有些惊讶,那最后一个问题……”

正当司仪准备问最后一个问题然后进行下一个项目的时候阿明突然走了出来。

“请等一下,这最后一个问题可以让我问吗?”

“这位先生,请您……”

“可以,你想问什么?”

利威尔打断了司仪的话,平静的灰蓝色眼眸注视着阿明,让阿明有一种压迫感。

“我想问的是,您真的做好准备了吗?您真的决定与艾伦共度一生了吗?”

阿明注视着利威尔的眼睛,似乎想要从他的眼睛里看出半点波澜,然而他失败了。

“准备?”

利威尔轻勾嘴角,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阿明一个问题。

“阿明你应该知道,我以前和法兰还有伊莎贝尔当过混混吧。”

“我知道。”

利威尔的话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利威尔像是宣布主权地说道。

“既然你知道我当过混混,那你就应该知道,身为混混的我可是不择手段的,我已经决定的事就决不会后悔。所以,如果将来艾伦他厌倦我了我也不会放手,我,可是个混蛋啊。”

阿明愣了愣,随即释然地说道。

“是!我知道了。”

.

.

.

.

.

“好了,我们的新郎在外面都等久了,那就让我们请艾伦先生入场!”

门被推开了,身穿白色西装的艾伦双手托着一个红色的小盒子缓步走向站在台上的利威尔。与此同时,艾伦边走边唱着,整个教堂回荡着艾伦的歌声。

“Not sure if you know this

不知道你是否清楚

But when we first met

当我第一次见到你。

I got so nervous I couldn't speak

我紧张到话都说不清楚。

In that very moment

在那一刻。

I found the one and

我找到了我的唯一。

My life had found this missing piece

终于弥补了我生命中的缺失。

So as long as I live I love you

所以我会永远爱你。

Will have and hold you

会一直拥抱守护你。

You look so beautiful in white

穿着白色婚纱的你如此美丽动人。

And from now to my very last breathe

直到我生命结束。

This day I'll cherish

我都会铭记这一天。

You look so beautiul in whitetTonight

今晚穿着白色婚纱的你是如此的迷人。

What we have is timeless

我们拥有的是天长地久。

My love is endless

我对你的爱是无穷无尽。

And with this dream ISay to the world

我要把这个梦想告诉全世界。

You're my every reason you're all

你是我全部的动力。

that I believe in

你说的我都相信。

With all my heart I mean every word

每个字都由心而发。

So as long as I live I love you

所以我会永远爱你。

Will have and hold you

我会一直拥抱守护你。

You look so beautiful in white

穿着白色婚纱的你如此美丽动人。

And from now to my very last breath

直到我生命结束。

This day I'll cherish

我都会铭记这一天。

You look so beautiful in whiteTonight

今晚穿着白色婚纱的你是如此美丽动人。

oooh oh

哦~

You look so beautiful in white

穿着白色婚纱的你如此美丽动人。

Na na na na

啊~

So beautiful in whiteTonight

今晚穿着白色婚纱的你如此美丽动人。”

充满磁性的声音话音刚落,艾伦走到利威尔面前单膝下跪,抬头对着满眼震惊低头看着自己的利威尔,带有感情波澜的灰蓝色眼眸仿佛将眼前少年映衬了进去。

“利威尔桑,我最初对你的求婚很不浪漫,就像你说的,我冲动、做事不经大脑。我给你的求婚,没有花、没有钻戒、没有观众,也没有什么誓约。所以,我想向你再求一次婚。”

艾伦将手上的红色盒子打开,里面是两枚独特的钻戒。

一枚戒指环是祖母绿般的颜色,缠绕着灰蓝色的钻石,如同艾伦将利威尔紧紧抱在怀里。

另一枚与这一枚差不多,不同的是戒指环是灰蓝色,而钻石是深绿色,如同利威尔将尚还稚嫩的艾伦护在怀里。

艾伦将钻石是深绿色的那枚拿出来,举到利威尔面前,说道

“利威尔桑,这两枚是我特别定制的,他们的名字叫Vergangenheit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你觉得我一定很傻,把对你的敬佩当成了爱慕,所以才会那么苛刻地拒绝了我。我想说,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一直正常跳动的心脏突然间猛烈跳动起来,就好像是找到了他真正的归宿一样。”

“利威尔桑,我想再问你一遍,你愿意嫁给我吗?”

利威尔看着艾伦深情而专注的目光,眼眶逐渐湿润。

“臭小鬼,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我愿意。”

尽管有所心理准备,但听到利威尔同意后艾伦还是难掩激动的神色。

艾伦小心翼翼地为利威尔戴上了戒指,利威尔也同样为艾伦戴上了戒指。

.

.

.

.

.

“我们的艾伦先生真的是很浪漫啊,打得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下面有请证婚人上台。”

“艾伦先生,你是否愿意与利威尔先生结为伴侣,不论你顺境还是逆境,健康还是贫穷,快乐还是忧愁,你愿意一直爱着利威尔先生,为他永远忠诚吗?”

“我愿意。”

“利威尔先生,你是否愿意与艾伦先生结为伴侣。不论你是顺境还是逆境,健康还是贫穷,快乐还是忧愁。你愿意一直爱着艾伦先生,永远不放开他的手吗?”

“我愿意。”

.

.

.

.

.

“好,非常感谢证婚人的宣誓,现在两位可以接吻了,各位来宾我们给两位新人一些鼓励好不好。”

“亲一个!亲一个!”

正当艾伦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利威尔一把揪住艾伦的衣领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

艾伦瞪大眼睛,随后搂住了利威尔纤细的腰肢加深了这个吻。

.

.

.

.

.

“非常感谢您能来。”

“哈哈,不用客气。”

“艾伦小天使,来来来我们来喝一杯!”

“喂,混蛋眼镜,你别想灌艾伦酒。”

“哎~利威尔你也太护着了吧。”

“切,要不我陪你喝。”

“不用了不用了。”

“切。”

.

.

.

.

.

应付了众多客人之后,教堂里只剩下艾利两人。艾伦握住利威尔的手。

“利威尔桑,我们回家吧。”

“啊啊,好啊。”

11

多年以后,利威尔才发现艾伦那枚结婚戒指里刻了一段话。

‘心之所向,身之所往。’

利威尔将戒指放于自己左胸上,合上眼眸,嘴角微扬,轻启嘴唇,如同向上天祈祷一般。

“你的所在,便是我的心之所向。”

12

心之所向,身之所往。

                              ——艾伦•耶格尔

你的所在,便是我的心之所向。

                              ——利威尔•耶格尔

【END】

.
.
.
.
.
.
.
你们以为完结了吗?
嘿嘿,那是不可能的。
我还有三篇番外呢
A:甜
B:虐
C:肉
把你们的顺序发到评论里或者私信我也可以哦。
截止到十月八日晚上九点哦
最后,爱你们,爱艾利。

【艾利】心之所向

啊,好累好累,不过答应小可爱们的文还是要发的,不说了直接艾特好了。 @Lomon柠  @v.进击的杏仁酱Almond  @Rainshoes饕  @白砂糖  @十七  @子非颜  @九条鱼   @Levi(小仓鼠推推)  @苏洛言ray  @血魔安妮  @二鸦子  @裃枭枭枭枭w  @若颜  @槑昕|Byysing|  @Sylvia @Fight°

09

距离艾利的婚礼还有最后一天,按照传统,婚礼的前一天新郎和新娘是不能见面的。

而我们此时的‘新娘’正坐在自家柔软的沙发上,双手抱胸满身黑气地翘着二郎腿,不耐烦地看着坐在他身边的韩吉。

“喂,混蛋眼镜,你来干什么?”

“哎~利威尔你不要这么说嘛~我可是为了你和艾利小天使的婚礼忙活了那么久呢~你这样我很伤心呢~”

韩吉夸张地捂住自己的心脏做出伤心的模样,却被利威尔忽略过去。

“切。”

利威尔扭头撇了下嘴,却还是起身给韩吉倒了一杯水塞到他手上,随后继续坐在沙发上似是沉思一般低着头。

虽然利威尔和平常没什么区别,但身为利威尔多年的好友韩吉还是敏锐地发现了利威尔最近的异常。

“利威尔你最近怎么了?心情不好?”

“哈,混蛋眼镜你没毛病吧,我最近好得很。”

“利威尔,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有什么事不可以跟我说吗?”

利威尔扭过头看了韩吉一眼沉默了许久才开口。

“你觉得。我这么做真的对吗?”

“哎?”

“艾伦今年才22岁,他以后还有大好的青春可以挥霍。放弃了暗恋他的校花和身为他的青梅竹马的三笠,跟我这种大叔在一起。我能带给他的除了爱情,就只剩下烦恼了。我不会像女人那样去体谅他,我也无法带给他什么。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我,远离我多好,这样……”

就在利威尔自说自话的时候,韩吉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利威尔,你很爱艾伦吧。你先别反驳,你从来都是这样,总是只为他人考虑,却忽视了自己的感受。你问心自问,让艾伦和那个暗恋他的校花或者是那个青梅竹马在一起,你真的会开心吗?利威尔,你从来都那么残酷又温柔,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你觉得让艾伦远离你,甚至从来没有见过你是对他好,但你有没有想过他的感受?对于艾伦来说他最想要的是你,不是吗?金钱、权利、人脉,这些都可以靠努力拼搏。但失去了你,你觉得这些东西对于艾伦来说还重要吗?”

韩吉难得的严肃话语使利威尔怔愣了一下,陷入了沉思。

问心自问吗?不可否认,我的确爱艾伦,可是如果艾伦有一天对我腻了怎么办?像我这种大叔真的值得他付出一切吗?

就在利威尔陷入沉思的时候,韩吉却突然开口问道。

“利威尔,你以前和法兰还有伊莎贝拉他们是混混吧。”

“那又如何。”

利威尔疑惑地抬起头,只见韩吉激动地说。

“那就做你身为混混应该做的事吧!”

“应该做的……”

利威尔像是受到了启发一般微勾嘴角说道。

“啊啊,我知道了。”

与此同时,一家婚戒店里一名身穿白色西装有着温柔的深绿色眼眸的英俊少年正在挑选戒指。

“先生,您如果觉得这些都不适合的话可以自己设计的,一天就可以做好。”

“真的?那可以帮我设计成这个样子吗?”

少年拿出一张画递给售货员,满怀期待地问道。

售货员接过画笑着说。

“可以的,那您还有什么要求吗?以及请起个名字吧”

少年想了一下说。

“帮我在戒指环里刻上一句话吧。,以及名字……”

“您想刻什么呢?”

“就是……”

售货员听到后愣了一下笑着说。

“好的,您这么浪漫您的未婚妻能嫁给您一定很幸福吧。”没想到少年却摇摇头笑着说。

“不,这辈子我能遇到他和他结为伴侣我觉得我是何其幸运。”

我是何其幸运,在我最年轻的年华遇到了你。

因为不能见面,艾伦只好在外面的宾馆要了一间房,艾伦洗好澡以后躺在床上拿起手机,划开手机锁屏,看着里面利威尔的照片,不禁期待起明天。

与此同时,利威尔坐在沙发上冲了一壶红茶,刚抿了一口却不禁皱起眉头。

“啧,好苦。”

不知是茶叶放多了还是水放少了,利威尔觉得自己的嘴里溢满了红茶叶的苦味,利威尔拿起水反复地漱了口,将剩下的红茶全都倒掉。

钻进被窝里,利威尔伸出手臂将艾伦的枕头捞进自己的怀里,头在还残留着艾伦气息的枕头上蹭了蹭,不禁期待起明天。

‘啊,明天快点到就好了,好想见他啊。’

艾伦和即将进入梦乡的利威尔这么想着。

好啦,今天的就更完啦,至于戒指的名字和刻的话就让我保密一下啦。
心之所向还有一章基本上就要完结啦!
开不开心!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嘿嘿😊
深绿色眼眸的少年不用我说你们也猜到是艾伦了吧✺◟(∗❛ัᴗ❛ั∗)◞✺
那就这样,各位小可爱们我们下周见啦!
爱你们!爱艾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