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谦

只会写甜的辣鸡苏谦
是个小萌新
八月九考完级开始填坑
艾利怠倦期
最近迷恋雷安
雷吹、利吹
拒绝ky
超喜欢的cp∶艾利,雷安
不拆不逆
清水属于艾利,肉属于雷安,ooc属于我
愿他们和天下所有的同性恋者都可以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ps∶群宣一下,欢迎加入艾利爱你❤,群聊号码:424972957
苏谦在这里等着你们哦ԅ(¯ㅂ¯ԅ)

[艾利]终点 预告第二弹

生平第一把刀子
真的超虐

青柚子:

走这里:第一弹




《终点》(中篇)BE结局


不喜欢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文梗提供者:哈当厄尔峡湾


大纲整理:青柚子


写作人员:苏谦、哈当厄尔峡湾、青柚子


 @苏谦  @哈当厄尔峡湾 




第二弹,开始。




“利威尔。”伊莎贝尔从走进书房。她看着面前的正在处理文件的男人,心如刀绞,“你爱过我吗?”


利威尔抬头,他好看的眉皱在一起。他听清楚了伊莎贝尔的话,那是“你爱过我吗”而不是“你爱我吗”。这两句话的意思天差地别。他盯着伊莎贝尔的祖母绿的眼睛,她红色的头发像火焰一样燃烧。


没等利威尔回答,她就自己答道:“没有吧。你甚至都没有正式吻过我。你看到的从来就不是我,不是伊莎贝尔·埃瓦里诺,而是伊莎贝尔·马格诺利亚。对吧?”


利威尔怔住了。


“或者说你甚至都没有把我真真正正地当成个人……”


“伊莎贝尔!”


“你还为了那个已经死去的马格诺利亚和你那个英俊可爱的男朋友分手了,你知道我为了这个受了多少谴责?那个叫做三笠·阿克曼的姑娘在辞职的时候瞪住我的眼神就像毒蛇那样——”


“——我叫你闭嘴!”利威尔拍桌而起,“除了伊莎贝尔·马格诺利亚,我什么也没骗过你。我和艾伦分手不是因为你。”


……  ……


法兰将手里的名片递给利威尔。他看着利威尔那双骨节分明的苍白的手接过它,用清冷的嗓音念出他的名字。


“法兰·弗林克。”


这个男人用得体的微笑回应他,“您的那位朋友叫什么名字?”


“……他?他叫法兰。法兰·恰奇。”


“哦。那恰奇先生和马格诺利亚小姐是一对吗?像我和伊莎贝尔那样。”法兰依旧笑着,眼里也没有应该拥有的惊讶。


利威尔沉默了一下,“没有。也许是还没来的及。因为我。”


法兰的收起了微笑。


“先生未免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


……  ……


汽车与地面摩擦传来的刮擦声,在伊莎贝尔尖锐的叫声里,艾伦恍惚间听见了婴儿的啼哭。


——他疯了!


——他怎么能!


艾伦失去了踩住刹车的气力,黑色的车子像猛兽般冲出去,将那对年轻夫妇撞飞出去,在艾伦琥珀色的瞳孔里,他们倒在血泊之中。


……  ……


“利威尔!利威尔你冷静!”韩吉抱住利威尔的腰,竭力控制着他不让他冲出去。他已经将那个主刀的医生暴打了一顿,再来几下他们就要被彻底赶出医院了。


“去他妈的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利威尔拼命挣脱埃尔文和米克拉住的双手,“放手!要我知道是哪个混账东西干的,我要他粉身碎骨!”


埃尔文兀地放开利威尔的手,利威尔踉跄了一下,扭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只见埃尔文缓缓张口,那句话炸得利威尔一下子跪在地上。


“哪怕你口中那个混账东西是艾伦吗?”


……  ……


利威尔听着听筒里被电流修饰的嗓音,嗞嗞的声音还是没能遮掩住那姑娘的哭腔和难得的脆弱。


“求求你,算我求你的,救救艾伦……念在你们以前的情分上……求你……我以前有对不起的事情,我都道歉,对不起……求求你,救救艾伦,只有你能救他了。”


“三笠·阿克曼。”利威尔终于开口,“在他撞死法兰和伊莎贝尔的时候,他想过他们吗?他有想过伊莎贝尔肚子里那个一个月的孩子吗?”


“可他都是为了你。”


利威尔又沉默了。


“……但他从来不问我需不需要。”


“我不会救他的。”利威尔说。——哪怕他此刻心痛无比。


……  ……


利威尔将那只戴上了钻戒的手放在佩特拉的腿上。这个金色头发的女人已经睡去了,穿着纯洁无比的婚纱,坐在椅子上,永远也不会醒来了。


他起身,目光越过台下那些正在哀悼的宾客,看向阴沉的天。


——就要下雨了。


他将别在胸口的白玫瑰放在佩特拉交叠的手里,闭上了眼睛。


他想起很久以前他无意间听见的话,那是佩特拉说的。她说,对一个女人来说,婚礼是最圣洁,一生中很可能只有一次,那是一个女人新的开始。


——那也是你的结束。


利威尔想。


他亲亲吻了佩特拉光洁的额头。


……  ……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为我做主?!”艾伦红着眼,琥珀色的瞳孔恶狠狠地瞪着三笠。


“艾伦……”


“——别叫我艾伦!”艾伦挥开她的手,“我失去了我的一切,我还要怎么样去生活?你告诉我,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  ……


“三笠,放手吧。艾伦他就是个疯子——”


“——闭嘴,让,我不许你这么说他!”三笠别开脸。她的脸肿了大半,有明显地掌痕。


让温柔地看着她,嘴里地话毫不留情,“他就是个疯子。你本来就没有义务照顾他。要是救命之恩,你也已经还了,你甚至为了这家伙低三下四地去求利威尔!你不欠他什么,你根本没必要这么做!”


“跟我去柏林吧,我们在那里开始新的生活,你让他自生自灭去吧。你对他这么好,他却一点也不领情,他也不愿意接受你。”让拥着这个浑身颤抖的姑娘,亲吻着她受伤的面颊,“我会待你好的。跟我走吧。”


在一片沉寂之中,三笠回抱住了他。


……  ……


——冷。


——好冷。


——好饿。


——有谁……有谁来救救他。


艾伦裹紧身上的棉被,艰难地拖动步伐走向电话亭。


他掏出身上仅有的几个硬币,慢慢地拨出电话。


“Hallo,ich bin Kirchstein.”他听见让的声音在听筒里响起。


“让。”他听见自己用喑哑的嗓音说。


对面沉默了,在那片沉默中,艾伦听见一个稚嫩的声音叫了一声“爸爸”,哦,那是三笠和让的孩子。


……  ……


利威尔躺在床上,回忆自己的一生,除了没有一个陪他一辈子的伴侣以外,他觉得自己的一生已经非常充实了。


可是在他闭上双眼的那一刻,脑中兀然闪过一双翡翠般的带着笑意的瞳孔。


他又睁开眼,缓缓地坐起来。


——原来自己真的忘不了他。可是这家伙,又难以原谅。


他难得地勾起唇角,他站起身,坐在书桌前,翻开了那本写了几十年的日记。他在最后的最后写道,“Sorry,Elen.”。然后这个年逾古稀的老人,就伏在桌子上,沉沉地睡去了。


梦里面,还有那个有着翡翠色双眸的男孩。


 


The END


 


注:Hallo,ich bin Kirchstein.德语里的“你好,这里是基尔希斯坦。”



评论(9)

热度(5)

  1. 苏谦青柚子 转载了此文字
    生平第一把刀子真的超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