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谦

只会写甜的辣鸡苏谦
是个小萌新
八月九考完级开始填坑
艾利怠倦期
最近迷恋雷安
雷吹、利吹
拒绝ky
超喜欢的cp∶艾利,雷安
不拆不逆
清水属于艾利,肉属于雷安,ooc属于我
愿他们和天下所有的同性恋者都可以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ps∶群宣一下,欢迎加入艾利爱你❤,群聊号码:424972957
苏谦在这里等着你们哦ԅ(¯ㅂ¯ԅ)

【艾利】是我输了

今天是我家亲爱的老七 @QB 生日,忙赶出来一篇生賀文,请千万不要嫌弃【土下士】
有自创人物,不喜勿入。
全篇清淡,不喜勿入。
不喜艾利者勿入。
这次映照了我的一个老铁的要求,把他的名字加了进去 @哈当厄尔峡湾
好了,废话不多说。
如果您喜欢就好。
祝您食用愉快。
【老七生日快乐(*/∇\*)】
@v.进击的杏仁酱Almond  @旧梦  @Lomon柠  @Rainshoes饕  @哈当厄尔峡湾  @白砂糖  @Free(青洛冉)  @十七  @慕灵  @南音☁司言  @青柚子  @猫腻。  @Fight°@ @初  @昆戊  @垃圾鲤。  @颜悦洛  @jiaowohundandaren  @苏洛言ray  @血魔安妮  @watchmen  @鼬神不败  @苏子陌  @若颜  @裃枭枭枭枭w  @扶摇黎【昕】  @QB  @般若城  @青龙qinlon  @Ame桔越

自由之翼公司利威尔的办公室里

“利威尔先生,我喜欢您!请……请收下我的情书!”

看着眼前身材娇小体型柔美的女孩脸红地递给自己的情书,利威尔连接都没接,只是看了她一眼淡淡道。

“你回去吧,我们不适合。”

女孩原本期待的眼神瞬间黯淡,强颜欢笑地说。

“好……好的,抱歉打扰您了。”

利威尔目视着女孩转身跑开,叹了口气不耐烦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头,他实在是想不出他一个二十五岁快要奔三的男人有什么好的。

万般无奈的利威尔决定去骑骑马散散心,用钥匙锁上门就离开了公司。

路晨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回来的,她从刚进入公司见到利威尔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个冷漠粗暴却比任何人都温柔的男人。

她见过各种各样的女孩给利威尔表白,清纯的、性感的、温柔的、冷厉的、知性的,可是利威尔都拒绝了,拒绝的话基本上都是“我们不合适”“我现在没有这个心思”之类的。

利威尔接触最多的女性就是利威尔的秘书佩特拉,公司之前甚至还有利威尔和他的秘书佩特拉是一对,但很快就被当事人否定了,这流言也就渐渐消失了。

路晨希其实也想过利威尔有没有喜欢的人,但利威尔从来没有过度接触除了他的秘书以外的任何女性,而且也从来没有别的女人来找过利威尔。

路晨希一直不敢也没有机会跟利威尔表白,今天她终于鼓起勇气找了一个恰当的时间,却还是毫无疑问地被拒绝了。

虽然知道这是正常的,但还是感觉到十分失落。

“零零零~”

正在路晨希低落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路晨希拿起手机划开手机屏幕,原来是她最好的闺蜜西坞给她打电话。

“晨希,你下班了嘛?”

“下班了,怎么了吗?”

“嘿嘿,平时你都那么忙,好不容易有个时间我们一块出去玩呗。”

想着放松一下心情也不错的路晨希答应了下来。

“啊,好啊。”

“那我们一会儿在马场见啊!”

“恩。”

路晨希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拿上包走出了公司。

“晨希,这里这里!”

当路晨希到马场的时候,西坞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

西坞站在门口不停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冲过去抓住路晨希的手腕就朝着马场里面跑,显得十分风风火火。

“快点快点啊!”

“西坞你急什么啊,马又不会跑。”

“哎呀你不懂,去的早才能挑选好马啊,去的晚就只剩下老马和坏马了!”

“好啦好啦,你慢点。”

西坞拉着路晨希跑进马场挑选了两匹还不错的好马,这时远处走过一匹马,马上的人让路晨希极度惊讶,而马上的人好像并没有注意她。

“咦?!怎么……怎么他也在这呢?”

“晨希你看到谁了啊,咦?这个男孩长得好帅啊!”

“别胡说了,丢死人了!”

西坞笑嘻嘻地抱住路晨希的胳膊。

“嘿嘿,老实交代,你和这位年轻的小帅哥什么关系啊?”

“他是我上司啦,我们就是普通的上下属关系。”

“哎?这么年轻就当上司了?是不是有后台啊。”

“怎么可能!先生可是一步一步走上来的!而且先生现在最起码都已经二十五六岁了!”

“啊?!这么大?可那张脸……”

“先生的那张脸一直都是公司的一个谜。”

“那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喜欢他?有没有表白,成功了没?”

“是,我是喜欢他,但是先生说我们不合适。”

说到这里,路晨希十分低落地低下头,刘海遮住了她的半边脸,让人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西坞看到路晨希心情不对,急忙安慰道。

“别难过晨希,他看不上你是他的损失,我们去骑马放松一下吧!”

“恩,好。”

路晨希跨上了一匹马在马场里跑了几圈,突然一个不小心,路晨希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把脚扭伤了。

“唔……!”

利威尔本来只是来马场散散心,没想到看见了自己那个跟他表白的下属,而且还从马背上摔了下来,似乎还扭到了脚。

利威尔牵着马来到路晨希面前,沉声说。

“没事?”

路晨希本来痛得要死,突然听到自家上司的声音下意识地站起来。

“没事没事……唔!”

利威尔皱眉看着路晨希,冷漠的声音中带着察觉不到的温柔。

“疼就别忍着了,你家离这远吗?”

“还挺远的,我是陪朋友来的,从公司直接过来的。”

“啧,你这脚看样子挺严重了,不及时冰敷可能会有后遗症的,那就先去我家吧。”

“利威尔先生,那太麻烦你了。”

“没事,不过我要先去一个地方接一个人。”

“恩,好的”

利威尔拉着路晨希起来,扶着她上了他自己的车,利威尔对司机说。

“走吧。”

“是。”

车子不知开了多久,在一个幼儿园停了下来,利威尔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利威尔刚走进幼儿园的里面,就被一道身影扑了个满怀,利威尔怀里的身影开口说话了,说声音是利威尔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稚嫩和精神。

“利威尔兵长~您下班了吗?”

“恩,不然怎么来接你?走吧,回家了。”

“好~”

当利威尔牵着一个棕发绿瞳的男孩走来的时候,路晨希不由地舒了一口气,不过却不禁对这个长得十分不错的小男孩感到好奇。

利威尔抱着艾伦坐进了车的后车座,利威尔对司机说。

“回家吧。”

“是。”

就在利威尔和司机说话的时候,艾伦用他那如祖母绿一般的眸子好奇地看着路晨希,艾伦看向利威尔,稚嫩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清脆。

“利威尔兵长,她是谁啊?”

就在路晨希奇怪艾伦对利威尔的称呼时,利威尔回答了艾伦的问题。

利威尔对于艾伦仿佛有数不尽的温柔和耐心,声音轻柔地回答艾伦的疑问。

“她是我的下属,她脚受伤了,去家里冰敷一下。”

“哦。”

车子渐渐停下,利威尔抱着艾伦先走出进家,把艾伦放在沙发上,让司机扶着路晨希也坐在沙发上,去厨房准备冰袋冰敷。

艾伦看着利威尔进了厨房,笑着对路晨希说。

“姐姐你脚很疼吗?”

“还好。”

“那姐姐……你是不是喜欢兵长啊?”

“额……是”

“恩,不过姐姐”艾伦勾起嘴角“兵长是属于我的,谁也抢不走!”

路晨希惊讶地看着艾伦,艾伦却开口了。

“姐姐,你不要以为我是童言无忌,有些事情你还不清楚,不过……兵长你是抢不走的!”

就在这时,利威尔拿着冰袋回来了,并将冰袋递给了路晨希。

“喏,拿去敷一敷吧。”

“啊,谢谢。”

利威尔点了点头,坐在了艾伦的身边。

路晨希敷完脚以后感觉走路没有问题了就跟利威尔打了个招呼离开了利威尔的家,他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乱。

第二天,路晨希从床上爬了起来看了一眼日历,发现今天是周六,就在她想今天该干些什么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你好。”

“你好,路晨希小姐,方便下来一趟吗?”

“请问我们认识吗?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啊,我在你们家楼底下拐角处的那家咖啡厅等你,希望你最好不要放我鸽子。”

还没等路晨希问清楚电话就挂断了,路晨希虽然十分疑惑,但还是穿上衣服来到了拐角的咖啡厅。

“这里。”

路晨希走进咖啡厅的时候一名正在搅拌咖啡的女子对她挥了挥手。

不得不说,女子虽然长的不是那么的绝美,但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一种神秘的气质,一头黑色的短发显得她十分地利落,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让人感觉到她十分好接触。

路晨希坐下来问道。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不然我也不会闲的无聊来找你啊。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果子。”

果子?好奇怪的名字。

当然这句话路晨希没有说出来,毕竟那样太不礼貌了。

“我知道你想的什么,是不是觉得我的名字很奇怪。无所谓,反正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认为的,肯定也不是最后一个。我只是想跟你说,你跟利威尔是没有结果的,你的这份感情最后只会伤害你,还是尽早放弃的好。”

“我不是在嘲笑你,我说的是真的,你将来一定会感谢我的。利威尔家里有一个棕发绿瞳的小男孩相比你也见过了,具体的我也不能说,总之你只要知道我是为了你好就对了。”

“这段感情从一开始你就输了,因为利威尔眼里只有那个男孩,他的心里不可能再装下任何人了。”

“我知道你不相信,没关系,毕竟你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当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利威尔这辈子不会娶妻。”

“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

“那就这样,我先走了。”

女子说完就起身离开了咖啡厅,动作十分潇洒利落。

路晨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咖啡厅的,就在她浑浑噩噩地走在街上的时候,遇到了佩特拉。

“佩特拉小姐?”

“啊,是路晨希啊,怎么?看起来心不在焉的?”

佩特拉看了看她,笑了。

“跟利威尔先生表白了对吧,那果子去找你了吧。”

“哎?”

“我知道你觉得果子跟你说的话非常莫名其妙,但是你是怎么想的就去怎么做吧,而且别看她语言犀利,她是真的为了你好。”

路晨希听了佩特拉的话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利威尔家的楼底下,这时利威尔正好带着艾伦出来散步,路晨希躲在灌木丛里听着两人的对话。

“兵长~等我长大后我一定要娶你,您一定要等着我啊!”

“小鬼想那么多干嘛,先张法再说吧。”

“兵长我没有开玩笑!我很认真的!总之您等着吧,我一定会娶你的!”

“好啊,我等着。”

看着利威尔眼里的柔情和温柔,路晨希蹲在地上想。

原来,输的真的是我。

虽然输了,但是路晨希心里却感觉十分理所当然,仿佛就该如此。

可能是因为,他们两人契合地无法分开吧。

就如同……就如同有着前世之缘一样。
【END】




咳,写完了,如果有人感到看不下去真的抱歉。
我的文笔真的奇差无比。
就算如此还是没有抛弃我的小可爱们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我爱你们!
就如同我爱艾利!
冬至快乐,新的一年也请多指教!
希望你们一直喜欢艾利!
那我们12.25见哦|ω・)

评论(20)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