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谦

只会写甜的辣鸡苏谦
是个小萌新
八月九考完级开始填坑
艾利怠倦期
最近迷恋雷安
雷吹、利吹
拒绝ky
超喜欢的cp∶艾利,雷安
不拆不逆
清水属于艾利,肉属于雷安,ooc属于我
愿他们和天下所有的同性恋者都可以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ps∶群宣一下,欢迎加入艾利爱你❤,群聊号码:424972957
苏谦在这里等着你们哦ԅ(¯ㅂ¯ԅ)

【艾利】心之所向

我来啦我来啦,晚了真是抱歉,不说了直接艾特 @Lomon柠  @Rainshoes饕  @哈当厄尔峡湾  @白砂糖  @十七  @九条鱼  @Fight°  @Levi(小仓鼠推推)  @初  @笼中鲤  @颜悦洛  @苏洛言ray  @血魔安妮  @傲世凉笙♀  @二鸦子  @苏子陌  @若颜  @裃枭枭枭枭w  @Sylvia  @青龙qinlon  @槑昕|Byysing|

10

“喂,利威尔你好了没有啊,要迟到了哦~”

“啧,混蛋眼镜你烦不烦啊。”

“哎~利威尔你不要这个样子嘛~我是为你好啊~”

“切,我出来行了吧。”

原本锁上的门被粗暴地拉开,发出碰的一声,利威尔红着脸提着婚纱裙走了出来。

与上次拍婚纱照时穿的婚纱相比,这件婚纱显得更加保守,只微微露出了利威尔那娇小白皙的脖颈。束腰完美地将利威尔纤细的腰肢勾勒了出来,头上雪白的头纱披散在利威尔后背,手上也戴着白色的手套。下裙微微蓬起。不论怎么看都是一位美丽的新娘。

“利威尔啊,这个门是无辜的啊。”

“闭嘴,混蛋眼镜,你不是说要迟到了吗,你不赶快走等着投胎啊。”

利威尔恶狠狠地瞪了韩吉一眼说道。

“好啦好啦,那我们走吧。”

.

.

.

.

.

“利威尔,你终于来了啊,快点,婚礼要开始了。”

“哈?埃尔文,为什么要是你牵着我进去啊,我又不是你的儿子。”

利威尔极度嫌弃地看了一眼埃尔文,却还是把手放到了他的臂弯处,别扭地跟着埃尔文走了进去。

“那你莫非要让韩吉牵着你进去?”

“啧,让他牵着我进去我还不如去死呢。”

.

.

.

.

.

利威尔刚推开门,就听到了里面司仪的声音。

“爱一个人是一种幸福。同样,被人爱,更是一种幸福。当爱与幸福天各一边时,随之而来的是心中萌生的一份希望与牵挂,。”

“在我们的人生历程中,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牵挂,因为这份牵挂代表着永恒的诚挚与祝福。”

“如果上天允许的话,我愿意站在我们初遇时的那个街角许下诺言——你仍是我的唯一。”

“今天我们将用美的语言、美的智慧、美的思想为每一位追求美、渴慕美、向往美的每一位朋友传递美好的祝福,留下美好的回忆。”

“好了,我想你们都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见我们美丽的新娘了吧,那就请利威尔先生入场。”

利威尔松开埃尔文的手臂走着红布径直朝司仪走去。

“请问您现在的感受如何?”

“感受吗?没有什么感受。”

“哎?那……”

“嘛,不过是和那个小鬼待在一起的感觉不错罢了。”

虽然利威尔的语气十分嫌弃,但司仪还是看到了他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

“那我可以代替底下的来宾问你几个问题吗?”

“可以。”

“您与您的爱人是怎么相遇的?”

“那一天啊,韩吉那个混蛋眼镜不知道又吃了什么东西说他肚子疼,让我去给他带一节课。然后我去了学校给他带了一节语文课,下课的时候我刚走出办公楼的门那个小鬼就跑出来拉着我的手向我表白。”

“额,您和您的爱人的相遇真的是很特别,那您觉得您的爱人有什么优点和缺点吗?”

“那个小鬼缺点很多啊,冲动、做事不经大脑、不顾后果。嘛,不过他优点也有,热血、有冲劲,还是个小鬼啊。”

“那您觉得您的爱人喜欢您是因为什么?”

“因为他傻。”

“哎?”

“放着校花和青梅不要,跑来向我这种没人要的遭大叔表白,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请问您今年多少岁了?”

“34”

“什么……!”

“怎么,很奇怪吗?”

“不不,只是有些惊讶,那最后一个问题……”

正当司仪准备问最后一个问题然后进行下一个项目的时候阿明突然走了出来。

“请等一下,这最后一个问题可以让我问吗?”

“这位先生,请您……”

“可以,你想问什么?”

利威尔打断了司仪的话,平静的灰蓝色眼眸注视着阿明,让阿明有一种压迫感。

“我想问的是,您真的做好准备了吗?您真的决定与艾伦共度一生了吗?”

阿明注视着利威尔的眼睛,似乎想要从他的眼睛里看出半点波澜,然而他失败了。

“准备?”

利威尔轻勾嘴角,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阿明一个问题。

“阿明你应该知道,我以前和法兰还有伊莎贝尔当过混混吧。”

“我知道。”

利威尔的话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利威尔像是宣布主权地说道。

“既然你知道我当过混混,那你就应该知道,身为混混的我可是不择手段的,我已经决定的事就决不会后悔。所以,如果将来艾伦他厌倦我了我也不会放手,我,可是个混蛋啊。”

阿明愣了愣,随即释然地说道。

“是!我知道了。”

.

.

.

.

.

“好了,我们的新郎在外面都等久了,那就让我们请艾伦先生入场!”

门被推开了,身穿白色西装的艾伦双手托着一个红色的小盒子缓步走向站在台上的利威尔。与此同时,艾伦边走边唱着,整个教堂回荡着艾伦的歌声。

“Not sure if you know this

不知道你是否清楚

But when we first met

当我第一次见到你。

I got so nervous I couldn't speak

我紧张到话都说不清楚。

In that very moment

在那一刻。

I found the one and

我找到了我的唯一。

My life had found this missing piece

终于弥补了我生命中的缺失。

So as long as I live I love you

所以我会永远爱你。

Will have and hold you

会一直拥抱守护你。

You look so beautiful in white

穿着白色婚纱的你如此美丽动人。

And from now to my very last breathe

直到我生命结束。

This day I'll cherish

我都会铭记这一天。

You look so beautiul in whitetTonight

今晚穿着白色婚纱的你是如此的迷人。

What we have is timeless

我们拥有的是天长地久。

My love is endless

我对你的爱是无穷无尽。

And with this dream ISay to the world

我要把这个梦想告诉全世界。

You're my every reason you're all

你是我全部的动力。

that I believe in

你说的我都相信。

With all my heart I mean every word

每个字都由心而发。

So as long as I live I love you

所以我会永远爱你。

Will have and hold you

我会一直拥抱守护你。

You look so beautiful in white

穿着白色婚纱的你如此美丽动人。

And from now to my very last breath

直到我生命结束。

This day I'll cherish

我都会铭记这一天。

You look so beautiful in whiteTonight

今晚穿着白色婚纱的你是如此美丽动人。

oooh oh

哦~

You look so beautiful in white

穿着白色婚纱的你如此美丽动人。

Na na na na

啊~

So beautiful in whiteTonight

今晚穿着白色婚纱的你如此美丽动人。”

充满磁性的声音话音刚落,艾伦走到利威尔面前单膝下跪,抬头对着满眼震惊低头看着自己的利威尔,带有感情波澜的灰蓝色眼眸仿佛将眼前少年映衬了进去。

“利威尔桑,我最初对你的求婚很不浪漫,就像你说的,我冲动、做事不经大脑。我给你的求婚,没有花、没有钻戒、没有观众,也没有什么誓约。所以,我想向你再求一次婚。”

艾伦将手上的红色盒子打开,里面是两枚独特的钻戒。

一枚戒指环是祖母绿般的颜色,缠绕着灰蓝色的钻石,如同艾伦将利威尔紧紧抱在怀里。

另一枚与这一枚差不多,不同的是戒指环是灰蓝色,而钻石是深绿色,如同利威尔将尚还稚嫩的艾伦护在怀里。

艾伦将钻石是深绿色的那枚拿出来,举到利威尔面前,说道

“利威尔桑,这两枚是我特别定制的,他们的名字叫Vergangenheit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你觉得我一定很傻,把对你的敬佩当成了爱慕,所以才会那么苛刻地拒绝了我。我想说,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一直正常跳动的心脏突然间猛烈跳动起来,就好像是找到了他真正的归宿一样。”

“利威尔桑,我想再问你一遍,你愿意嫁给我吗?”

利威尔看着艾伦深情而专注的目光,眼眶逐渐湿润。

“臭小鬼,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我愿意。”

尽管有所心理准备,但听到利威尔同意后艾伦还是难掩激动的神色。

艾伦小心翼翼地为利威尔戴上了戒指,利威尔也同样为艾伦戴上了戒指。

.

.

.

.

.

“我们的艾伦先生真的是很浪漫啊,打得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下面有请证婚人上台。”

“艾伦先生,你是否愿意与利威尔先生结为伴侣,不论你顺境还是逆境,健康还是贫穷,快乐还是忧愁,你愿意一直爱着利威尔先生,为他永远忠诚吗?”

“我愿意。”

“利威尔先生,你是否愿意与艾伦先生结为伴侣。不论你是顺境还是逆境,健康还是贫穷,快乐还是忧愁。你愿意一直爱着艾伦先生,永远不放开他的手吗?”

“我愿意。”

.

.

.

.

.

“好,非常感谢证婚人的宣誓,现在两位可以接吻了,各位来宾我们给两位新人一些鼓励好不好。”

“亲一个!亲一个!”

正当艾伦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利威尔一把揪住艾伦的衣领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

艾伦瞪大眼睛,随后搂住了利威尔纤细的腰肢加深了这个吻。

.

.

.

.

.

“非常感谢您能来。”

“哈哈,不用客气。”

“艾伦小天使,来来来我们来喝一杯!”

“喂,混蛋眼镜,你别想灌艾伦酒。”

“哎~利威尔你也太护着了吧。”

“切,要不我陪你喝。”

“不用了不用了。”

“切。”

.

.

.

.

.

应付了众多客人之后,教堂里只剩下艾利两人。艾伦握住利威尔的手。

“利威尔桑,我们回家吧。”

“啊啊,好啊。”

11

多年以后,利威尔才发现艾伦那枚结婚戒指里刻了一段话。

‘心之所向,身之所往。’

利威尔将戒指放于自己左胸上,合上眼眸,嘴角微扬,轻启嘴唇,如同向上天祈祷一般。

“你的所在,便是我的心之所向。”

12

心之所向,身之所往。

                              ——艾伦•耶格尔

你的所在,便是我的心之所向。

                              ——利威尔•耶格尔

【END】

.
.
.
.
.
.
.
你们以为完结了吗?
嘿嘿,那是不可能的。
我还有三篇番外呢
A:甜
B:虐
C:肉
把你们的顺序发到评论里或者私信我也可以哦。
截止到十月八日晚上九点哦
最后,爱你们,爱艾利。

评论(16)

热度(33)